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

選舉內的科技們

Election Tech Roundup: Is 2016 the year of psychological profiling

David Talbot
2/3, 2016
Detail: here
        在2008年的美國選戰中,各方候選人大多使用社群媒體來傳播消息。而2012年的選戰,則是出現以數據基礎的選舉活動,其中,歐巴馬總統使用的最出色,他們用科技來精準的傳送一些適合該選民的催票訊息。



        而這2016年的美國選戰,會不會是心理戰呢?昨天,在愛荷華州共和黨內初選勝出的 Ted Cruz 就極度依賴名叫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使用者習慣統計軟體。這軟體可以監測使用者的心理變數進而將他們歸成幾類:開放的、謹慎的、外向的、和藹可親的和神經質的。然後競選團隊就可以客製化的對每一種人發送訊息。就是看準這個機會,在十月的報告週期裡,Cruz 投資甚至可以說是賭上了約莫 750,000 美金在這家公司的技術。
        但是同時,Cruz 陣營的勝利可能只是因為川普沒有玩那個老掉牙的地面戰(ground game)-催票訊息和敲門提醒人們出來投票-。
  在民主黨那方,希拉蕊使用了許多地面戰和大數據的工具,包含 Eric Schmidt 投資的新創公司 Groundwork,其內部有歐巴馬前任的分析師。
        然而,希拉蕊的科技戰不足以扭轉整個局勢,這次民主黨內初選的結果,希拉蕊只以 49.9% 小勝桑德斯。
        就初選當天而言,科技確實幫助簡化初選繁瑣的程序。為了不讓2012年的糗事-誤判羅姆尼初選勝出-再度發生,共和及民主黨陣營都使用微軟六月亮相的 caucus-reporting app。
        這個 app 的主要功能是確保只有選區的負責人可以上傳投票結果。在民主黨那一方面,他們為了要監控投票人數,他們還要求地區負責人要上傳選舉人數。負責的公司說,這個 app 如計畫的運行,只是有時候可能因為流量過大有點當掉(桑德斯的陣營也開發自己的 app,讓地區負責人可以追蹤初選選情)。
        但是,仍然有低科技的計票方法,如:擲硬幣來決定輸贏,在這次電腦擲硬幣,希拉蕊有次還以 64% 贏桑得斯,顯然這個結果和真正的結果有差距。總得而言,這個過程太朦朧了,桑得斯陣營正在尋求驗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