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戰勝茲卡很簡單

We Have the Technology to Destroy All Zika Mosquitoes

Antonio Regalado

February 8, 2016

link: original essay, recommend video(1, 2)

科學家說道,一個具有爭議性的科技卻又可以殺遍所有茲卡病毒帶原的蚊子即將在幾個月內問世。這是一個名為 gene drive 的科技,且已在酵母菌、果蠅和瘧疾病媒蚊上試驗,這個科技使用了 CRISPR 的原理,強迫物種改變自身的基因,並隨著生殖影響後代。已經有三個實驗是在美國開始使用這個科技,兩個在加州,一個在維吉尼亞州。他們說他們正在使用 gene drive 來對抗攜帶茲卡病毒的埃及斑蚊。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分子生物學家 Anthony James 說,他們可以在一年內掌控他。


任何釋出的 gene drive 都可能在環境學家間引起激烈的討論。近期,沒有任何一個公衛機關肯替這個技術背書,但隨著茲卡病毒在拉丁美洲肆虐,這個技術越來越沒有阻力。 Anthony James 說道,一個月前,他們還在強調其正確性,現在已然在等待執行了,且顛覆傳統。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茲卡病毒的病情廣布全美洲,且是世界衛生的警報。雖然他只引起些微的紅疹,但是他的後遺症很恐怖,就是所謂的小頭症,已知影響 4000 個生在巴西的小孩。


沒有任何簡單的方法可以阻止茲卡病毒的擴散,更甭提需長時間開發的疫苗。巴西官方已派出 220,000 位士兵挨家挨戶的檢查積水地是否有病媒蚊的滋生,並要求婦女延緩生育計畫。

雖然 gene drive 會比研發疫苗快,但也不會快到哪裡。自我毀滅的蚊子必須先經過實驗室的考驗,在到島嶼上實驗才可廣泛使用。立法規也可能拖慢進度至很多年。


 埃及斑蚊不是美國本土物種,他是侵略種,且,它擴散的很廣,從阿根廷到佛羅里達,且持續隨著暖化擴大棲息面積。更可惡的是,他不只帶原茲卡病毒,還帶原屈公病和每年影響 10 億人次的登革熱


科學家都想根除埃及斑蚊至少在美洲,因為這種蚊子造成的困擾。維基尼亞理工的環境學家 Zach Adelman 說,這種蚊子確實沒甚麼用,任何想要使這蚊子絕種的人定會大力推動這個科技。


雖然 gene drive 可以拯救許多人的性命,但也是他可以拯救人類的特質引起人們的疑問甚至對未來的畏懼。如果基改蚊的基因跳到其他物種身上,造成毀滅性的後果,科學家有辦法挽回這結果嗎? 美國國科院院士 Keegan Sawyer 說道,目前我們對這科技沒有個實際的共識,各有各的主張。


為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工作的生態學家 Todd Kuiken 說他比較在乎生態的關聯性,一個外來種可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態位,但生態系統應該不會因為拿走個物種就崩潰,但值得注意的是,物種間會有很複雜的關聯性,尤其在熱帶地區。

這還是個很新的科技。這個科技能成功的原因在於科學家可以縫合所需的基因到 DNA 上。這樣就可以散布到不僅一半的後代而是全部的後代是為超級繼承。科學家可以選擇滅種或使他們不能再帶原病毒。使其不能帶原病毒的方法是人口更替,使蚊子不再是病原體的宿主。 Anthony James已在去年 11 月展開研究。至於使其滅種的方法就是只生公蚊,控制這個的基因在去年春天發現的,現在剩下的只要將它搭載到 gene drive 而已。


麻省理工的 Kevin Esvelt 說:「現在,人們質疑的聲浪頗大,但我們仍是以滅種為目標,我們有自信我們可以在幾年內使這個科技成熟。」